--> 跟单托收商业承兑汇票票据权利辨析 - 东方未来律师事务所
山东东方未来律师事务所
跟单托收商业承兑汇票票据权利辨析

跟单托收商业承兑汇票票据权利辨析

作者:山东东方未来律师事务所  陈瑞志


内容摘要:跟单托收在国际结算中居于非常重要的地位,如何正确理解和判断各票据关系人的法律地位,进而正确判定票据权利人、义务人,是有效避免非票据权利人的其他票据关系人,以票据无因性为借口提出支付要求的关键。

关键词:跟单托收  汇票  票据权利


国际结算是整个国际贸易过程极其重要的一个环节。传统的国际结算方式主要有汇付、托收、信用证等。当然还有新型的保理、福费延等国际结算----融资服务方式。

   目前,国际托收尤其是国际跟单托收结算方式,仍然是应用最为广泛的国际贸易结算方式之一。

2007年3月6日韩国CDP公司与中国某进出口公司(以下称进出口公司)签订一份买卖合同,CDP公司将货物装船后,于2007年3月15日签发一张商业汇票,票面记载“汇票,金额889000美元。请于见此票第一联(第二联未支付)提单日(2007年3月8日)起120天后向(株)韩国大邱银行或其指定人支付889000美元”。2007年3月15日,韩国大邱银行委托中国某商业银行(以下称商业银行)代收该笔款项,并寄送托收面函、商业汇票、及相关发票、提单、装箱单等单据,在托收面函中汇票一栏记载Drawer为CDP公司,付款人为进出口公司;付款指示一栏记载:“将款项通过纽约美联银行贷记我行账户”;商业银行收到托收面函、汇票、及其他单据后,于2007年3月19日向进出口公司提示承兑,进出口公司在商业银行《对外付款/承兑通知书》上付款人一栏加盖了财务专用章及法定代表人私人印章。

后因上述汇票款项未获支付,大邱银行以其是上述汇票的合法汇票收款人为由对进出口公司及商业银行提起诉讼。

本案存在两个核心的争议焦点,一是大邱银行是否为CDP公司所签发的商业汇票的票据权利人;二是进出口公司是否承兑了CDP公司所签发的商业汇票。

一、   关于票据权利人问题

笔者认为,对国际跟单托收业务中的汇票,应综合托收面函及其他全套托收资料来确定托收关系当事人,不能与其他托收资料割裂开来单独就汇票论汇票。本案中上述商业汇票,从性质上来看,是由出票人CDP公司签发的国际跟单托收指己汇票,即是由出票人签发的自己为收款人的汇票,汇票是整个托收单据中的一部分,汇票的作用仅仅是托收业务的结算工具,它完全依附于发票、提单、装箱单等代表买卖合同关系和贸易背景的托收单据而存在,脱离这些单据,该汇票将失去存在的意义。

根据《跟单托收统一规则第522号》以及银行间国际托收实务,在国际托收结算方式中,一般涉及四个主要当事人:委托人、托收行(又称寄单行)、代收行、付款人。其中委托人(Principal,Consignor)是托收业务中委托银行办理托收的债权人。由于委托人经常开具汇票委托银行向国外债权人收款,所以他往往也被称为出票人(Drawer)。在指己汇票托收过程中,因为出票人就是收款人,所以一般不再单独标注收款人(Payee),而往往只直接标注出票人(Drawer)。

本案中,在CDP公司委托大邱银行收取货款,大邱银行转委托商业银行代收货款这一连续性法律关系中,CDP公司作为货款权利人向大邱银行出具的是《进出口汇票议付/托收申请书》(因为存在大邱银行接受或者不接受委托两种可能,所要货款权利人只能以申请的方式商托收行),这是货款权利人的委托格式;大邱银行经过审查同意接受委托后,向代收行的商业银行出具的是托收委托书(托收面函),这是业务关联银行间的转委托格式(大邱银行作为托收行完全可以不通过代收行,而根据权利人的委托由自己直接向付款人收款)。

大邱银行托收面函中记载的“请将款项通过纽约银行贷记我行账户”的托收指示,是银行间办理国际托收业务对收款渠道的统一指示方式。这种托收指示方式往往发生在当托收行与代收行之间没有设立账户,而托收行在国外第三家×银行开立账户时,对托收收款渠道的指示方式。当代收行收妥款项,汇交×银行贷记托收行账户并通知托收行后,托收行得知款项已收妥,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贷记委托人账户,完成此笔托收业务。

大邱银行取得和持有CDP公司出具的商业票据是基于上述收款委托,而非票据法意义上因票据流转(流通)而取得和持有票据;也非独立汇票法律关系项下,因出票人的出票行为而使大邱银行成为汇票当事人。本案中存在大邱银行实际掌控CDP公司商业汇票的事实,但大邱银行并非是票据法意义上的“持票人”,而仅仅是基于托收委托法律关系而代表CDP公司临时持有汇票的实际控制人。在国际托收法律关系项下曾经实际控制汇票的大邱银行,无权以自己的名义主张票据付款请求权。

二、   关于汇票承兑问题

  笔者认为, 汇票在被承兑前,汇票上记载的付款人仅仅是汇票关系人,而不是票据债务人。出票人单方面委托的汇票付款人,是否承兑汇票,完全由付款人自己决定,付款人并不因他与出票人间存在某种基础关系而在汇票关系上产生必须承兑的义务。承兑是一种要式法律行为,必须在汇票上完成法定的记载才产生承兑的法律效力。本案进出口公司在代收行《对外付款/承兑通知书》上加盖公章的行为,最多是进出口公司承诺要对汇票进行承兑的保证行为,是一种普通合同法律关系而非特定的票据法律关系,更不是票据承兑法律关系。付款人在汇票之外所做的承诺不构成对汇票的承兑,即便该承诺是书面的承兑保证也不能令付款人成为汇票承兑人,票据法意义上的“承兑”这一要式法律行为,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用非票据行为的“书面承诺”代替。

在国际贸易中,托收结算方式与信用证结算方式均属于逆汇方式,逆汇又称出票法,是指由债权人以开出汇票的方式,委托银行向国外债权人索取一定金额的结算方式,其特点是结算工具传递方向与资金运动方向相反。托收行与代收行在结算业务中只是起到代理清算与单据传递作用,银行本身并非票据当事人,更不能因存在委托关系实际控制汇票而成为票据法意义上的持票人。笔者在案件代理中的上述观点得到一审及二审判决书的完全支持,笔者所代理的当事人获得案件胜诉。